2009年7月4日 星期六

財經漫遊 : 喝杯「再國營化」的茶

2009-07-04 中國時報

沈雲驄
 
從倫敦往北走,不管是去約克、里德,還是直奔愛丁堡,最方便的交通工具就是搭火車。前天,英國交通部長阿多尼斯憤怒地宣佈,要將這條原本委託民間經營的東岸幹線,再度收歸國有,將由政府所成立的新公司來經營。
 
這一條貫穿英國南北的最主要鐵路,過去,是國有國營,從車掌司機到工程師,都是公務員,福利好,收入穩定,但卻老被抨擊效率差、服務爛。九○年代以後,從保守黨到布萊爾的「新工黨」,都相信「民營化」是唯一的解答,於是就民營化了。政府的如意算盤是:讓自負盈虧的民間公司來經營,才能有效率,才會服務好,才可能更賺錢。
 
錯了,今天的英國政府難堪地發現,原來只有能賺錢的時候,才有民營化可言;只要情勢不好,賺不到錢,企業會轉身就走。十年來,光是英國的鐵路業,就多次被接手的民間企業擺道。例如在二○○三年,法國的Connex公司原本標下東南幹線的經營權,事後見無利可圖,就丟回給政府;二○○五年,原本以十三億英鎊標到東岸幹線的GNER公司,也在發現很難賺錢之後掉頭而去。
 
這回,戲碼完全相同。現在的經營者國家快捷(National Express)是在二○○七年初,以高達十四億英鎊(超過七百六十億台幣),搶下東岸幹線為期十年的經營權。當時,英國景氣正在熱頭上,繼續熱下去,該公司原本預估業績可以每年成長個十%,要賺錢應該不成問題。沒想到,才短短幾個月後,貝爾斯登出事,倫敦股市重挫,全球經濟豬羊變色,生意從此萎縮至今。眼看這門生意賺不了錢,國家快捷決定認賠殺出,也逼得交通部如今必須出面收拾爛攤子。
 
再也不可以這樣了,阿多尼斯前天指責國家快捷,以及所有揩了人民的油、卻沒有善盡責任的企業。「時機好,你們撈走了大筆好處,現在時機壞,就想拍拍屁股就走,」他說:「這是不能被接受的!」多位原本就大力反對民營化的工黨議員,更是大力主張把更多事業收歸國有,不再讓自私又短視的民間企業,吞噬原本應該屬於全民的生意。
 
吞噬全民生意的,當然不只有英國的財團。二十年來,從亞洲到中南美洲,一家又一家的國營事業,在「提高效率、改善服務」的大旗下轉入了財團的手中。獲利良好的,讓這些財團的股東們賺飽了荷包;經營出問題的,現在大家都看到了,全都回頭向政府求援,要拿老百姓的錢來填補。難怪曾經擔任英國副首相的彭仕國(John Prescott),前天在看見東岸幹線「再國營化」之後說:「我非常享受這杯國營化的茶,還有這盤國營化的培根三明治。」
 
「再國營化」當然也不是最好的答案,我們本來就不應鼓勵官與民爭利,也不應讓低效率的員工與官僚,長期躲在政府的保護傘下打混摸魚。這也就是為什麼,英國交通部在後年還是要為東岸幹線另覓民間經營者。但阿多尼斯此刻的憤怒,正是英國許多左派人士多年來共同的質疑:原本屬於國家的事業、該讓國家賺的錢,可以就這樣轉手給私人企業嗎?什麼樣的企業有資格接手,接手後,又該負起什麼樣的責任?十幾年來,這些問題並沒有被真正重視過,也造成今天民營化種種令人憤怒的結果。
 
比方說,許多公司明明規模不夠,卻硬是吃下政府拋出來的大生意,憑什麼?國家快捷野心勃勃,企圖打造成最重要的交通帝國,問題是,這家公司的總市值算起來只有四億英鎊,卻舉債高達十二億英鎊。這次之所以無法繼續經營東岸幹線,就是因為負債太高,再也無法為虧損的部位找到新的資金。而政府,居然把關乎數以萬計人民移動權益的生意,交給這樣的企業,怎能不讓人民氣憤呢?
 
該生氣的,又豈止是英國人呢?
 
(作者為早安財經出版社發行人)